幽默到心田

幽默是幸福重要因素之一,多看多聽幽默文章對增進幽默功力大有裨益。

有人說中國人是最缺乏幽默感的民族。這一點,我不同意,因為我從小發現中國人處處在表現幽默。就從小談起吧:我那時的左鄰右舍也很有意思,那家的阿姨跟我母親聊天,不知聊到什麼,說:「男人嘴大吃四方,女人嘴大吃褲襠。」

「不是吃褲襠,是吃家當,」我母親糾正她。

「吃家當有啥意思?吃褲襠才過癮嘛。」

那時我才不到十歲,耳朵可尖得很,偷偷笑了好一陣子,甚至笑到今天。

上中學,我的英文老師也很幽默。最記得教「危險Dangerous」這個字。「想想『單腳拉屎』,多危險,」老師說。

還有一次,他才進教室,就在黑板上寫下一串黃話:「玩吐吹撫,彷彿吸可死,賽吻愛她奶甜。」然後說:「洋人很黃,從一數到十,就是這麼黃。」

一群小男生,居然沒五分鐘,已經背得滾瓜爛熟。

進大學,老師們都是「書畫名家」,那幽默就更上路了。

記得有位教授,接到一個朋友送來的古畫,請他鑑定,明明是假的,他居然也蓋鑑定的印章。而且一邊蓋,一邊說:「唉,如果是行家看到,一定了解我是因為人情,不得不這麼做。如果是外行看到,反正他是外行,沒什麼關係。」他這文人的歪理,後來被我寫在書裡批評,卻不能不說他很幽默。

倒是有位女同學的幽默,讓我印象深刻。那是上課時,我跟她開玩笑,從後面吹她的長頭髮。她居然轉頭白我一眼:「有什麼冤情?」她非但回了我的話,還給我一拳,把我說成有冤情的鬼,你說厲害不厲害?

大學畢業,我進了中視新聞部。那裡的同事更「逗」,每天大家一邊寫新聞稿,一邊開黃腔。

有一回,去秀姑巒溪採訪急流泛舟。駕舟的人一邊盪槳,跟急流博鬥,一邊對船上的救生員喊:「記者如果掉下了,先跳下去救攝影機,那機器很貴的。」

「天哪,為甚麼不說救記者?」我喊。

「你們掉下去,到下游自己會浮起來,機器不會浮,」他喊了回來。

又記得有一次參加《傳記文學》週年酒會。(忘了是幾十週年)《傳記文學》的創辦人劉紹唐致詞,笑說:「這雜誌把死人辦活了,把活人辦死了,把我自己辦老了。」短短三句話,幽默地道出他幾十年的辛苦和成就,以及對人生的感歎,更是令我佩服。

出國之後,因為教文學和藝術的課,常讀中國古典文學作品,更對中國人的幽默歎服不已。

譬如在唐人的幽默故事裡,說有一天弄臣犯了錯,皇帝把他推下御花園的池子,再把他拉上來問:「怎麼樣?你在水裡有沒有見到屈原哪?沒見到,就再把你推下去。」

「臣見到屈原了,」弄臣居然說。

皇帝笑起來,追問:「屈原跟你說了什麼嗎?」

「他說了,」弄臣說,「他說他沒遇上好主子,所以投了水,我有這麼英明的皇帝,為甚麼也要投水?」

皇帝笑歪了,饒了弄臣。

又有一回讀古典笑話,說城裡來了土匪,見人就殺,有個矮子也被一把抓住,要砍頭。

「你別砍了吧,」矮子求土匪,「大家都笑我矮,這一砍頭,就更矮了。」

土匪全笑彎了腰,居然把矮子放了。

據說這兩則都是真實故事,幽默居然可以救命,實在令人驚訝。

至於中國人在對對聯時表現的幽默,就更令我歎服了。

譬如有個學生上課時身上癢,東抓抓西抓抓,把老師弄火了,給他出個上聯「抓抓癢癢、癢癢抓抓,愈抓愈癢,愈癢愈抓」。

學生對不出來,挨了揍,哭回家,爸爸見到了,說這有什麼稀奇?老子給你寫下聯,明天拿回去。學生第二天把老子寫的下聯交給老師「生生死死、死死生生,先生先死,先死先生」。

這對子,多損?又多幽默啊。

還有個近代對聯的故事:有個官員在江邊看春天的景色,十分陶醉,於是出了個上聯「五月黃梅天」。要隨從的官員對下聯。半天沒人對得上,倒是一個睡在簷下的酒鬼,張開眼睛說:「三星白蘭地。」

多妙啊,五對三、月對星、黃對白、梅對蘭、天對地。這「對聯」的幽默不是中國人才有的嗎?幽默的妙用真多!

夫妻之間有了幽默,八成不會「成仇」,因為那仇還沒成,就被幽默化解了;同事之間有了幽默,八成不致鬧僵,因為本來會造成衝突的「直言」,都用幽默做了「暗示」。

至於這個世界有了幽默,才顯得有意思,「一笑解千愁」,你不見在經濟低迷的時候,人們反而愛說笑話嗎?因為笑話往往諷刺時事,藉著那一笑,人們化解了心中的鬱悶。幽默最大的妙用,就是不傷情,把要說的都婉轉地說了,又好像沒有真說;彷彿是「言者無心,聽者有意」,卻又可能是「言者有心」,只是裝作無心的樣子。

想想,歷史上多少名臣,不就靠這種本事,「拐彎抹角」地勸諫了君王嗎?所以幽默也像太極拳,它有軟中帶硬、實中帶虛、四兩撥千斤的效果。

最後,讓我舉近代才女林徽音的幽默做結尾吧。當林徽音放棄徐志摩,跟梁思成結婚之後,梁思成問林徽音:「你為甚麼選擇了我?」

林徽音笑笑,淡淡地說了一句話:「看樣子,我要用一生來回答你的這個問題。」

讓我們再三咀嚼這一代才女的機智與幽默,在她那一句話裡,包含了多少人生的「不能承受之輕」啊!幽默常常就是一種不能承受之輕。

【本文摘錄自劉墉所著《教你幽默到心田》】